冷暖自知天寂寥

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

【郑徐】金银花露

·凌晨惊醒意识混沌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·看开头就知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东西……
·郑轩和徐景熙是原著的ooc都是我的
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虽说春末夏初头尾仍带着一丝凉意,但是中午已经渐渐热起来了。徐景熙作为苦夏一族,恨不得天天都窝在家里。但苦逼的新高三一整个暑假都有课,大中午站在潮热空气里汗流浃背简直是家常便饭。郑轩作为一个大一生遭受了无数次来自对象的嘲讽,最终决定用吃的堵住他的嘴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郑轩存心搞事,等徐景熙出门之后就麻利的从床上坐了起来。吃完早饭他就进了厨房,搬出那个买回来还没怎么用的小砂锅,开始熬金银花露。
        昨天刚收到的金银花还没挑过,郑轩慢腾腾的挑掉混杂在干花里的碎叶和花梗,觉得自己的眼睛快瞎了。
       挑完洗两遍两遍,倒进砂锅加水慢慢煮。郑轩看着火苗跳跃,想起徐景熙第一次喝到自家熬的金银花露的样子。男孩子拿着水壶毫不客气,被暑气蒸红的脸上满满的餍足,就差把那个装着无数秘密的锅搬回家去。
        砂锅中的水烧开了,郑轩掀开锅盖,把第一道金银花露倒出来,重新加水。第一道的味道浓厚,即使加糖也盖不住那股草香,第二道的味道相对淡些,加糖冰镇之后绝对是甜党的夏日福音。郑轩暗戳戳脑补着自家小孩看到金银花露的样子,在闷热无比的厨房里露出了痴汉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惊喜当然要做的人不知鬼不觉,能引发什么意想不到的HE是最好。郑轩把装着金银花露的玻璃水壶放进冰箱,麻利的洗了锅出门倒垃圾,顺便买个西瓜。
       太阳西斜,徐景熙开门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,脱了鞋眼也不抬就往沙发上躺。滚烫的脸颊上突然贴上一片冰凉,惊的他一下睁大了眼,视线里是一片透彻的深绿色。
        郑轩端着个玻璃杯,差点给他掀翻了。徐景熙看清楚杯子里装的是什么,立马扑了过来:“轩儿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!”
       郑轩把杯子给他,等他尝一口之后的评价。徐景熙矜持的抿第一口,给出十分好喝的高度赞赏,然后就把头埋在了杯子里。郑轩咕哝着压力山大走过去揉一把他的头发,在徐景熙放下杯子之后送了他一个冰凉的吻。

他叼了烟坐在二楼露台上。脚下是绵延灯火,糅一片夜色沉在眼底。身旁奔跑着暮春凛冽的风,挽起他手边灰白烟雾。城市夜空映着霓虹,是无边无际永不澄澈的暗红,像极他衬衫衣摆一点污渍。铁锈和石楠的味道密密匝匝地圈着他,一场经年的荒诞的戏。一张千娇百媚生动脸孔,硬是被一双狼样眼睛衬出十里杀气。他想起梦里热烈灼烧的海,不知是谁的声音对他说,回来。

脑子里全是《蝴蝶残片》里“我起身被风吹的有些冷了”……忍不住随便摸个鱼。纯意识流,写起来很开心,很随便。

记梗。
灵感来源于群里的小伙伴和生活。
        郑轩家还是挺大的,九十多平,但是他的卧室是从原来的两个卧室之一隔出来的,所以特别小,书桌前转个身就是床的那种小。因为是隔出来的,不仅小,连窗都没有,排气扇还被衣柜堵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相反徐景熙的卧室就很大,几乎是郑轩卧室的三倍大。更重要的是采光好,床正对着窗,一年四季都有太阳。于是郑轩就特别喜欢去徐景熙家蹭床。蹭多了之后,郑轩就留在徐景熙家不走了,理由充分无法反驳:你家床大,而且有窗。










郑轩的卧室就是我的卧室……哭唧唧。

记梗。
灵感来源于群里的小伙伴和生活。
       背景魔都高考3+3改革,高二下副科等级考
       郑轩是语文学霸,生物学的挺好班级前三,徐景熙是生物学霸。两人都选了地生化。某天生物大课做卷子,有人找郑轩对答案的时候叫郑轩爸爸,郑轩说这个不能叫,徐景熙就问为什么。郑轩阐述完理由,说:“怂。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只是觉得条理清晰的装逼的鸭梨特别帅,还有就是为了扭转一下鸭梨的形象……他是有点懒,但从不在关键时刻犯懒,他也有点怂,但是也有一针见血的时候。所以那些怂起来简直无边无际的都滚好吗?

【郑徐情人节贺】无题

现代非原著
超短的小段子
第一次写东西不知道怎么样希望有评论
以下正文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      郑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阳光像一双羽翅,温柔的盖在他身上。房间里的气味诱惑着他再一次闭眼沉入黑甜梦乡。他翻身坐起来,决定去找点吃的。
        郑轩下楼的时候,碰到了邻居徐景熙。他是个大学生,长得很清秀。郑轩问他附近有什么推荐的小店,于是他被带到了小区后的一家拉面店。
       郑轩坐在长凳上,觉得这家店有点熟悉。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那碗洒满了香菜的牛肉面上来之后更加浓厚,他完全没了吃饭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 吃完了郑轩去结账,快走到家时却发现老板多找了一张10块。郑轩一向懒,这一次却十分执着的要去还。于是他和徐景熙说再见,然后走回拉面店。
       他抄了个近道,从小区后门出来的时候却又碰到了徐景熙。他手里提着一袋小青菜,笑着和郑轩打招呼。郑轩直觉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又说不上来。
        郑轩还了那十块钱,得到了老板赞赏的眼神和一支烟。在楼道口他下意识的伸手想去要打火机,却发觉这个动作十分突兀。他的右手伸向身边,就好像在问他身边的某个人要东西。
      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复苏了。对门的男孩子清秀的脸,逃课的时候无数次去过的拉面店,从不做饭的同居人,站在灶台前掌勺的自己,不抽烟却永远携带打火机的朋友……那些从未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一瞬间在他眼前闪过,与他感觉到的种种不对劲互相串联,最后编织出一个鲜活的人,灿烂的对着他笑。
       郑轩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重新开始跳动,他甚至能听到血液在血管中奔流,被他忘记的岁月在他脑海中重又熠熠生辉。他两节一步跳上楼梯,不管人是不是在家就哐哐的敲徐景熙的门。
       门后响起脚步声的时候郑轩瑟缩了一下,他的眼里有发现真相的狂热和失而复得的欣喜,这时候又多出了不确定的惶恐。他害怕他即将看见的人和他一样抛弃了过去,抛弃了那些洒满香菜和油烟的过往。
       “你想起来了?”
       “我从未遗忘。”
      

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
唐·李白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长风万里送秋燕,对此可以酣高楼,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。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浇愁愁更愁。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
一个人熬到很晚,看着天色从鸦青变成鱼肚白,偌大房间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,蜷在被子里安静的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和挂钟秒针走动的声音。


苍山负雪,明烛天南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登泰山记》